bobios

  在云南省第二监狱,孙小果获得一次减刑,总共为两年八个月,其余的大部分减刑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完成。

bobios

  其他1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-12年不等,部分被告人还被并处罚金,依法没收赃款赃物。

  多位昆明夜场人士证实,孙小果出狱后改名换姓,身材发福,以昆明M2酒吧老板的身份为圈内人士熟知,认识他的人都喊其“大李总”。

 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,曾用名孙学梅,1952年生,现年67岁,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,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于1998年被开除公职,后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2003年7月释放。

  经营夜店期间,孙小果时有公开露面。2015年5月27日晚,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,身着一身花衬衫的他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;2016年5月9日晚,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,孙小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,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。

  一审判决后,孙小果等人不服,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,依法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经营夜店期间,孙小果时有公开露面。2015年5月27日晚,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,身着一身花衬衫的他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;2016年5月9日晚,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,孙小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,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。

  “门路广”也是她留给小区居民的印象。大家回忆,曾经有段时间,她家中经常有人晚上过来打麻将,打到凌晨三四点,“从穿着、说话上可以看出来,都是非富即贵的人”。

  经过半年多的审理,2019年12月23日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、强制侮辱妇女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寻衅滋事罪再审案件依法公开宣判,判决认为该院2007年9月作出的原再审判决以及1999年3月作出的二审判决对孙小果的定罪量刑确有错误,依法予以撤销,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,并与其出狱后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,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据披露,法院一审查明,1997年,孙小果曾强奸多名女性,其中包括未成年人,并有当众情节。

  除了赵仕杰,还有他的前任——1999年底就被纪委严批为“狂妄自大”的孙小虹,他被指“将对孙小果的刑罚由死刑立即执行改判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”。

  据《中国法律年鉴(1999)》“案件选编”介绍,孙小果,曾用名陈果,云南昆明人。

  在孙小果案上,这位“高能”“门路广”的母亲在其“保护伞”形成的过程中,显然起着关键作用:

  经过半年多的审理,2019年12月23日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、强制侮辱妇女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寻衅滋事罪再审案件依法公开宣判,判决认为该院2007年9月作出的原再审判决以及1999年3月作出的二审判决对孙小果的定罪量刑确有错误,依法予以撤销,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,并与其出狱后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,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可见,“保护伞”形成,核心是四个字:利益勾连。其中,既包括孙小果父母与“保护伞”之间通过金钱建立起来的勾连,也包括各“保护伞”之间通过领导、同事、朋友等感情因素建立的勾连。

  2017年,昆明昆都的夜店全部关闭,M2酒吧搬往另一处,更名为银河俱乐部(Galaxy Club)。

  据接近孙小果案的权威人士透露,孙小果先后在两所监狱服刑:云南省第一监狱与云南省第二监狱。

  “门路广”也是她留给小区居民的印象。大家回忆,曾经有段时间,她家中经常有人晚上过来打麻将,打到凌晨三四点,“从穿着、说话上可以看出来,都是非富即贵的人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